全网下架过的绝版神作,它的经典不可复制

1989年,北京有家叫海马的影视创作机构成立了。
按照今天的眼光看,机构成员都是大腕名家,王朔、莫言、刘震云、马未都、苏童、史铁生等人。
王朔是公司法人,马未都担任秘书长。
 
海马的宗旨是文艺搭台,经济唱戏。
他们策划的第一部作品叫《渴望》。
《渴望》堪称S级爆款,开播期间,社会犯罪率明显下降。
公安部专门表彰了《渴望》剧组。
尝到胜利果实的海马,乘胜追击,准备再做一部国民爆款。
它就是毒药君今天要说的主角——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
Stories of an Editorial Board
 
1991年,剧本完成后,几次送审才得以通过。
正要开拍,一件让人头秃的事情发生了,剧本不见了。
剧本是6位编剧群策群力的结果,很难接受重头再来。在编剧阵营中,除了王朔,像马未都、葛小刚、魏人、苏雷等人都有正式工作。
此时,剧组的勤杂工向王朔毛遂自荐,可以和他一起搞剧本。
这个勤杂工就是冯小刚(有意思的是,剧本完成后,冯小刚告诉王朔,丢失的剧本又找到了)。
 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开播后,成为爆款喜剧,冯小刚登上历史舞台。
和冯小刚一样登上历史舞台的,还有葛优。
葛优被注意,因为王朔看过《顽主》,认为葛优适合演这种机灵蔫坏的角色。
 
起初,葛优拒绝了邀请,原因是已经答应了《大冲撞》的邀约,档期有冲突。
冯小刚还游说葛优,演《大冲撞》,只是个配角,演《编辑部的故事》是第一主角。
再者说,无论选任何一部,都会得罪人,不如选《编辑部的故事》。
葛优应该觉得这话有道理,他最终辞演《大冲撞》,接演李东宝。
 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能成就经典角色,因为它擅长根据角色性格故事。
第一集《谁主浮沉》(上),短短几分钟,我们就能了解每个角色的性格。
按照出场先后顺序 ,我们先看到余德利。
 
名字暗示他有经济头脑,深谙经营之道。
用事实说话。
余德利陪媳妇逛街,她对一件价格60多块的裙子两眼放光。
不买吧,媳妇别扭。买了吧,余德利肉疼。
此时千万不要拒绝,懂得转移购买目标,找一条五百多块的裙子,声称“要买就买这个”。
 
余德利的媳妇感觉价格太贵,很不居家,打消了购物的欲望。
温馨提示,这招只适用于同舟共济的夫妻,不适用于热恋期间的情侣。
正在余德利分享套路的时候,一个电话串起了老编辑刘书友。
刘书友对着电话说,“你就叫我小刘吧,我比您也大不了多少”。
 
余德利赶紧补刀,“那孩子还没我岁数大呢。”
 
此外,大家可以对比一下余德利和刘书友。
一个西装革履梳大背头,一个衣袖上始终带着袖套,强调的是刘书友勤(kou)俭(men)的性格。
同样是财迷,两个人是不一样的。
我们从三言两语就能看出刘书友的性格,唯唯诺诺谨小慎微。
刘书友之后就是牛大姐。
 
她的编辑之道,不仅要把控好字数,更要在政治上把好关。
为了突出她马列主义老太太的形象,她身旁的书,可以看出此人政治觉悟非常高。
 
余德利和刘书友的衣服对比算暗线,牛大姐和戈玲对衣服的讨论是明线。
戈玲说正琢磨如何介绍服装款式。
牛大姐开始打嘴炮,说搞宣传工作要有政治眼光。吐槽后浪们就知道打扮,赶时髦,不懂得列宁装的美。看看现在的人都穿的花里胡哨的。
后浪代表戈玲开始反击,牛大姐话题跑偏了,谁在说奇装异服了?
牛大姐辩解,说自己看不惯奇装异服,继续转移话题,声称自己的衣服体现了劳动人民的美德。
 
戈玲坐不住了,开始给牛大姐挖坑,请她评价自己这身衣服怎么样?
牛大姐说,款式独特,价格昂贵,个体户穿得居多。
 
戈玲反击,你是说个体户不是劳动人民?
牛大姐否认,开始辩解,他们钱多。
戈玲继续反击,“那我钱少,就不能穿这身衣服了”。
接下来的一幕更有意思,余德利跳出来说戈玲在抬杠,明褒暗贬牛大姐。
“牛大姐的意思是说,甭管有钱的,没钱的,只要是穿上高档服装,都不能算劳动人民”。
 
这段对话强调了牛大姐爱说教的性格,也树立戈玲时尚文艺女青年,嘴炮功力max的人设。
这是编辑部版前浪和后浪的PK,后浪胜。
算上片头曲,不到八分钟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就写活了四个人物。
这种叙事效率,考验的是编剧功底,非常值得赞美。
四人的嘴炮大战结束,开启新的话题,组稿难,《人间指南》半死不活(从老刘约稿低声下气也可以看出组稿困难)。
 
第五位员工就是本剧第一大男主李东宝。
玩世不恭,聪明机灵是李东宝的画像。
《人间指南》办得不景气,根本留不住李东宝这样的人。他一直在这里耗着,是因为戈玲。
 
李东宝怂恿戈玲一起跳槽,就是奔着两人能双宿双飞。
可惜,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李东宝只是戈玲的舔狗。
 
两人说悄悄话的时候,剧里还藏了两个笑点。
其一,牛大姐对着刘书友说悄悄话,说李东宝戈玲在捏咕——乌鸦趴在猪腚上,看到别人的黑,看不见自己的黑。
 
其二,葛优抽烟怂恿戈玲跳槽,两人一起抽烟,背后有个禁止吸烟的标志。
 
聚聚看到了吧,编辑部的成员都是戏精。
他们在主编老陈面前,演技还嫩点。
老陈也发现《人间指南》越来越不景气,队伍人心涣散,他放了一个大招:声称退休,在队伍中寻找主编。
 
这招敲山震虎,立刻稳定军心。大家都开始铆足劲儿,为竞选主编各显神通。
余德利发挥个人优势,拉赞助,用高稿费吸引好作者。
刘书友找老陈套近乎,希望被内定。
牛大姐声称为选主编一事彻夜未眠,却没有拿出任何方案。
李东宝和戈玲拿着“图谋篡位为主,谈情说爱为辅”的精神,熬了大夜,做出新的杂志栏目。
 
事实上老陈根本没有退位让贤的意思,他就是想通过空城计,来激发队伍对工作的热情,为《人间指南》找到新出路。
而老陈的情商从来不是盖的。
大家可以回看一下,刘书友希望老陈内定他当主编,老陈的话四两拨千斤“我们早晚都得退下来”。
 
我们是点睛之笔,特指刘书友和老陈。
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老陈是权术专家。
看到了吧,编辑部的每个人都非大奸大恶之徒,也丝毫不伟光正,他们是活生生的人,有自己的贪嗔痴,小机灵和小算计。
 
拍过喜剧的人 ,都知道喜剧很难拍,稍不留神就拍成段子,人物跟着喜剧梗走。
好的喜剧是让笑点跟着角色走的。
这一点《编辑部的故事》轻车熟路。
有例为证。
第5、6集《诈骗&版权&法律》,《大众生活》四十周年宴会,李东宝和戈玲遇见骗子,说要和《人间指南》一起办晚会,《人间指南》只需要挂个名,条件好的像天上掉馅饼,恰好掉在嘴里似的。
对于这个甜蜜的陷阱,编辑部的另外三个人精,都发表不同的看法。
余德利支持,理由是“一分钱不拿,咱也不怕什么”。
 
刘书友质疑,会不会拉到钱就跑路,让人《人间指南》背锅?
 
同样是钱迷,余德利有一种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江湖习气。
刘书友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谨小慎微。
牛大姐一直在强调,那个人是不是《大众生活》的。
 
这符合她是马列主义老太太的人设,对单位组织的无条件信任。
第5集开头,还有个特别有意思的广告植入——百龙矿泉壶。
在一个骗子搞事的故事中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把广告放在开头,也是契合骗子的主题。
 
事实上,白龙矿泉壶正是本剧的投资方之一。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对白龙矿泉壶的揶揄并没有阻止这款弄虚作假的矿泉壶成为爆款(后因该品牌的公关经理揭发,百龙矿泉壶才被封杀)。
这一幕后故事也能看出,海马拉投资的困境。
即便是王朔知道虚假产品,在剧中阳奉阴违揶揄该产品,他们依旧要接受这个植入广告。
当然,对中国观众来说,比虚假产品更难堪的是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不可复制——曾经有段时间,它遭到全网下架。
 
或许有聚聚说,1997年,原班人马还演了《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》。
豆瓣7.7分,差强人意,巅峰不再。
 
即便是冯小刚亲自操刀的剧本,也无法达到王朔的高度。
有王朔操刀的《编辑部的故事》,讽刺幽默,台词绵里藏针,选题刀刀见血。
比如第9集,李东宝掌权,讲权力对人的异化。
第11、12集,讲的是看脸的世界。
比如第14集,伪科学泛滥,听风就是雨的大众。
两个配角的名字也有意思,贾玉言、夏雨正的,暗示假预言、瞎预证。
第15、16集聊大吃大喝,第17、18集吐槽片面报道造成误会的媒体,第20集嘲弄身体缺陷,第21集展现谜一样的中国逻辑,有关系是没关系,没关系也是有关系。
第23、24集讲的相亲,也在聊对同性恋的歧视。
张国立贡献神演技,与葛优的对白,也成为网友热捧的名场面。
 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展现了人性的真善美,也不规避社会的假丑恶。它比当下画面精致干净的国产喜剧更有人情味。
这样的国产剧已经无法复制。
2013年,《新编辑部的故事》开播,被网友吐槽佛头着粪。
 
我认为,我们再也拍不出《编辑部的故事》这样的讽刺喜剧了。
一是,创作环境已经改变,影视创作者们戴着无形的镣铐,观众难以觉察,他们如鱼饮水冷暖自知。
二是,这种依靠剧本的情景喜剧,离开核心主创,如同失去灵魂。正如《我爱我家》不能没有梁左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不能缺少王朔。
对了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堪称顶级喜剧的一点,还在于它间接刺激了《我爱我家》的诞生。
 
1992年年底,英达找王朔做一部情景喜剧,两人就聊了一个大致的架构。投资找到了,王朔还想好了剧名——《我爱我家》。
与此同时,王朔操刀的新剧《爱你没商量》口碑不好,意志消沉,躲到海南岛。没心情继续跟《我爱我家》这一项目,推荐了梁左。
结果,又一顶级国产喜剧诞生了。
 
今天回看《编辑部的故事》,总会心生感慨,那是王朔最好的年华。
可惜的是,当年的创作环境也如同王朔青春的小鸟,一去不复返了。
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。作者:一土博客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一土博客
原文地址《全网下架过的绝版神作,它的经典不可复制
扫码手机阅读全网下架过的绝版神作,它的经典不可复制
1989年,北京有家叫海马的影视创作机构成立了。
按照今天的眼光看,机构成员都是大腕名家,王朔、莫言、刘震云、马未都、苏童、史铁生等人。
王朔是公司法人,马未都担任秘书长。
 
海马的宗旨是文艺搭台,经济唱戏。
他们策划的第一部作品叫《渴望》。
《渴望》堪称S级爆款,开播期间,社会犯罪率明显下降。
公安部专门表彰了《渴望》剧组。
尝到胜利果实的海马,乘胜追击,准备再做一部国民爆款。
它就是毒药君今天要说的主角——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
Stories of an Editorial Board
 
1991年,剧本完成后,几次送审才得以通过。
正要开拍,一件让人头秃的事情发生了,剧本不见了。
剧本是6位编剧群策群力的结果,很难接受重头再来。在编剧阵营中,除了王朔,像马未都、葛小刚、魏人、苏雷等人都有正式工作。
此时,剧组的勤杂工向王朔毛遂自荐,可以和他一起搞剧本。
这个勤杂工就是冯小刚(有意思的是,剧本完成后,冯小刚告诉王朔,丢失的剧本又找到了)。
 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开播后,成为爆款喜剧,冯小刚登上历史舞台。
和冯小刚一样登上历史舞台的,还有葛优。
葛优被注意,因为王朔看过《顽主》,认为葛优适合演这种机灵蔫坏的角色。
 
起初,葛优拒绝了邀请,原因是已经答应了《大冲撞》的邀约,档期有冲突。
冯小刚还游说葛优,演《大冲撞》,只是个配角,演《编辑部的故事》是第一主角。
再者说,无论选任何一部,都会得罪人,不如选《编辑部的故事》。
葛优应该觉得这话有道理,他最终辞演《大冲撞》,接演李东宝。
 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能成就经典角色,因为它擅长根据角色性格故事。
第一集《谁主浮沉》(上),短短几分钟,我们就能了解每个角色的性格。
按照出场先后顺序 ,我们先看到余德利。
 
名字暗示他有经济头脑,深谙经营之道。
用事实说话。
余德利陪媳妇逛街,她对一件价格60多块的裙子两眼放光。
不买吧,媳妇别扭。买了吧,余德利肉疼。
此时千万不要拒绝,懂得转移购买目标,找一条五百多块的裙子,声称“要买就买这个”。
 
余德利的媳妇感觉价格太贵,很不居家,打消了购物的欲望。
温馨提示,这招只适用于同舟共济的夫妻,不适用于热恋期间的情侣。
正在余德利分享套路的时候,一个电话串起了老编辑刘书友。
刘书友对着电话说,“你就叫我小刘吧,我比您也大不了多少”。
 
余德利赶紧补刀,“那孩子还没我岁数大呢。”
 
此外,大家可以对比一下余德利和刘书友。
一个西装革履梳大背头,一个衣袖上始终带着袖套,强调的是刘书友勤(kou)俭(men)的性格。
同样是财迷,两个人是不一样的。
我们从三言两语就能看出刘书友的性格,唯唯诺诺谨小慎微。
刘书友之后就是牛大姐。
 
她的编辑之道,不仅要把控好字数,更要在政治上把好关。
为了突出她马列主义老太太的形象,她身旁的书,可以看出此人政治觉悟非常高。
 
余德利和刘书友的衣服对比算暗线,牛大姐和戈玲对衣服的讨论是明线。
戈玲说正琢磨如何介绍服装款式。
牛大姐开始打嘴炮,说搞宣传工作要有政治眼光。吐槽后浪们就知道打扮,赶时髦,不懂得列宁装的美。看看现在的人都穿的花里胡哨的。
后浪代表戈玲开始反击,牛大姐话题跑偏了,谁在说奇装异服了?
牛大姐辩解,说自己看不惯奇装异服,继续转移话题,声称自己的衣服体现了劳动人民的美德。
 
戈玲坐不住了,开始给牛大姐挖坑,请她评价自己这身衣服怎么样?
牛大姐说,款式独特,价格昂贵,个体户穿得居多。
 
戈玲反击,你是说个体户不是劳动人民?
牛大姐否认,开始辩解,他们钱多。
戈玲继续反击,“那我钱少,就不能穿这身衣服了”。
接下来的一幕更有意思,余德利跳出来说戈玲在抬杠,明褒暗贬牛大姐。
“牛大姐的意思是说,甭管有钱的,没钱的,只要是穿上高档服装,都不能算劳动人民”。
 
这段对话强调了牛大姐爱说教的性格,也树立戈玲时尚文艺女青年,嘴炮功力max的人设。
这是编辑部版前浪和后浪的PK,后浪胜。
算上片头曲,不到八分钟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就写活了四个人物。
这种叙事效率,考验的是编剧功底,非常值得赞美。
四人的嘴炮大战结束,开启新的话题,组稿难,《人间指南》半死不活(从老刘约稿低声下气也可以看出组稿困难)。
 
第五位员工就是本剧第一大男主李东宝。
玩世不恭,聪明机灵是李东宝的画像。
《人间指南》办得不景气,根本留不住李东宝这样的人。他一直在这里耗着,是因为戈玲。
 
李东宝怂恿戈玲一起跳槽,就是奔着两人能双宿双飞。
可惜,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李东宝只是戈玲的舔狗。
 
两人说悄悄话的时候,剧里还藏了两个笑点。
其一,牛大姐对着刘书友说悄悄话,说李东宝戈玲在捏咕——乌鸦趴在猪腚上,看到别人的黑,看不见自己的黑。
 
其二,葛优抽烟怂恿戈玲跳槽,两人一起抽烟,背后有个禁止吸烟的标志。
 
聚聚看到了吧,编辑部的成员都是戏精。
他们在主编老陈面前,演技还嫩点。
老陈也发现《人间指南》越来越不景气,队伍人心涣散,他放了一个大招:声称退休,在队伍中寻找主编。
 
这招敲山震虎,立刻稳定军心。大家都开始铆足劲儿,为竞选主编各显神通。
余德利发挥个人优势,拉赞助,用高稿费吸引好作者。
刘书友找老陈套近乎,希望被内定。
牛大姐声称为选主编一事彻夜未眠,却没有拿出任何方案。
李东宝和戈玲拿着“图谋篡位为主,谈情说爱为辅”的精神,熬了大夜,做出新的杂志栏目。
 
事实上老陈根本没有退位让贤的意思,他就是想通过空城计,来激发队伍对工作的热情,为《人间指南》找到新出路。
而老陈的情商从来不是盖的。
大家可以回看一下,刘书友希望老陈内定他当主编,老陈的话四两拨千斤“我们早晚都得退下来”。
 
我们是点睛之笔,特指刘书友和老陈。
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老陈是权术专家。
看到了吧,编辑部的每个人都非大奸大恶之徒,也丝毫不伟光正,他们是活生生的人,有自己的贪嗔痴,小机灵和小算计。
 
拍过喜剧的人 ,都知道喜剧很难拍,稍不留神就拍成段子,人物跟着喜剧梗走。
好的喜剧是让笑点跟着角色走的。
这一点《编辑部的故事》轻车熟路。
有例为证。
第5、6集《诈骗&版权&法律》,《大众生活》四十周年宴会,李东宝和戈玲遇见骗子,说要和《人间指南》一起办晚会,《人间指南》只需要挂个名,条件好的像天上掉馅饼,恰好掉在嘴里似的。
对于这个甜蜜的陷阱,编辑部的另外三个人精,都发表不同的看法。
余德利支持,理由是“一分钱不拿,咱也不怕什么”。
 
刘书友质疑,会不会拉到钱就跑路,让人《人间指南》背锅?
 
同样是钱迷,余德利有一种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江湖习气。
刘书友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谨小慎微。
牛大姐一直在强调,那个人是不是《大众生活》的。
 
这符合她是马列主义老太太的人设,对单位组织的无条件信任。
第5集开头,还有个特别有意思的广告植入——百龙矿泉壶。
在一个骗子搞事的故事中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把广告放在开头,也是契合骗子的主题。
 
事实上,白龙矿泉壶正是本剧的投资方之一。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对白龙矿泉壶的揶揄并没有阻止这款弄虚作假的矿泉壶成为爆款(后因该品牌的公关经理揭发,百龙矿泉壶才被封杀)。
这一幕后故事也能看出,海马拉投资的困境。
即便是王朔知道虚假产品,在剧中阳奉阴违揶揄该产品,他们依旧要接受这个植入广告。
当然,对中国观众来说,比虚假产品更难堪的是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不可复制——曾经有段时间,它遭到全网下架。
 
或许有聚聚说,1997年,原班人马还演了《编辑部的故事之万事如意》。
豆瓣7.7分,差强人意,巅峰不再。
 
即便是冯小刚亲自操刀的剧本,也无法达到王朔的高度。
有王朔操刀的《编辑部的故事》,讽刺幽默,台词绵里藏针,选题刀刀见血。
比如第9集,李东宝掌权,讲权力对人的异化。
第11、12集,讲的是看脸的世界。
比如第14集,伪科学泛滥,听风就是雨的大众。
两个配角的名字也有意思,贾玉言、夏雨正的,暗示假预言、瞎预证。
第15、16集聊大吃大喝,第17、18集吐槽片面报道造成误会的媒体,第20集嘲弄身体缺陷,第21集展现谜一样的中国逻辑,有关系是没关系,没关系也是有关系。
第23、24集讲的相亲,也在聊对同性恋的歧视。
张国立贡献神演技,与葛优的对白,也成为网友热捧的名场面。
 
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展现了人性的真善美,也不规避社会的假丑恶。它比当下画面精致干净的国产喜剧更有人情味。
这样的国产剧已经无法复制。
2013年,《新编辑部的故事》开播,被网友吐槽佛头着粪。
 
我认为,我们再也拍不出《编辑部的故事》这样的讽刺喜剧了。
一是,创作环境已经改变,影视创作者们戴着无形的镣铐,观众难以觉察,他们如鱼饮水冷暖自知。
二是,这种依靠剧本的情景喜剧,离开核心主创,如同失去灵魂。正如《我爱我家》不能没有梁左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不能缺少王朔。
对了,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堪称顶级喜剧的一点,还在于它间接刺激了《我爱我家》的诞生。
 
1992年年底,英达找王朔做一部情景喜剧,两人就聊了一个大致的架构。投资找到了,王朔还想好了剧名——《我爱我家》。
与此同时,王朔操刀的新剧《爱你没商量》口碑不好,意志消沉,躲到海南岛。没心情继续跟《我爱我家》这一项目,推荐了梁左。
结果,又一顶级国产喜剧诞生了。
 
今天回看《编辑部的故事》,总会心生感慨,那是王朔最好的年华。
可惜的是,当年的创作环境也如同王朔青春的小鸟,一去不复返了。

相关推荐

分享

发表评论

路人甲 表情
看不清楚?点图切换 Ctrl+Enter快速提交

网友评论(0)